张春军:一个方面呢我觉得我打了两年